關於部落格
  • 178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中國歷史上的美男子

那時節的美男比美女出名。偶胡說?!你要是不信,咱們做個民意調查:知道綠珠的舉左手,知道潘安的舉右手。來統計一下,哪只手多。   那時候,天天打打殺殺,誰都不能保證到明兒還 活著。得,趁肩膀還扛著腦袋,能享受多少算多少。規矩,禮法都滾蛋。趕走孔子換上 老莊。萬事追求自由,放誕。人生苦短,不如及時行樂:酗酒,吃寒食散(燥性藥,發 熱,發春,發瘋,激發靈感,跟現在的搖頭丸有點象),性解放……歡歡喜喜逍遙游!過把癮就死。性情的放任,産生了對感觀美的狂熱追求。時有狂人提出:“重美不重德。”   把後世老儒們氣暈倒,在今天,也要嚇壞一排人。稍緩和一點的觀點是:以美爲才德。長得漂亮國家棟梁官場高升。瞧他們什麽思維方式?!唯美時代,有專門的帥哥錄:《世說新語——容止》。這個小册子從曹魏寫到晋朝,還只限于些文人名士:夏侯玄,嵇康,王衍,潘岳,夏侯湛…其後稀裏嘩啦,美男子層出不窮,發展出各種流派。有風度翩翩,一代英杰形:慕容廆,符融,陳茜;有英俊驃悍,堆骷髏成台的恐怖梟雄形:赫連勃勃,爾朱榮;綉花枕頭一包草形的就更多了:謝珧,慕容超,赫連昌,元子攸。多是前幾種人的後代,繼承了老子的長相,沒繼承老子的才能。靠作情夫出名的各朝各代都有,沒特點的本文便不提了。   讓我們來看看當時的審美情趣:人要長得高挑,白晰。 服飾講究舒適飄逸。漢人衣著最典型的是飄飄然的寬衫大袖,褒衣博帶。胡人本穿夾領小袖的利索衣服,後來也學著用大袖子兜風了。最好玩的數武士穿的褲褶:短小上衣,寬腿褲,在膝蓋處系上帶收一圍,下邊褲脚依然散開,成了好看的喇叭口,套在靴子外邊(大致就是飛天舞裏穿的那種喇叭褲)。上十萬的官兵全穿喇叭褲出動,大褲擺一起扇,戰場被打掃得乾乾淨淨!比後世的綁腿瀟灑多了。   這種審美觀大致合現在人胃口,此標準評出美男子肯定上臺面,下面列出幾位,均有美麗事迹做證據,應該不是吹出來的吧。 1. 擲果盈車——潘岳(247~300)   此君即大名鼎鼎的潘安是也。西晋時河南人氏。表字安仁,小字檀奴,多好聽!以至後世文學中“檀奴”或“檀郎”成了俊美情郎的代名詞。潘岳年輕時,拿著彈弓到洛陽城外游玩,姑娘們爭相向他丟水果,每每滿載而歸。常吃水果,補充維生素,皮膚更好,形成良性迴圈。MM們愈發狂熱,乾脆手牽手將他圍起來,看個够。可惜照相術還沒有發明,否則檀奴出本寫真集一定很賺。有個人也學著潘岳的樣子郊游,不幸臉蛋很醜,被人家吐唾沫了。男性版的東施效顰!   潘岳不僅長了張錦綉皮囊還寫得一手錦綉文章,很小就顯露出文學天賦,被鄉里稱爲'奇童”。二十來歲時,晋武帝司馬炎一天來了興趣,下鄉耕田作秀,大夥紛紛寫馬屁文章。結果潘岳的賦作得最好。大臣們一看,這小白臉,算什麽東西,馬屁膽敢拍得比我們好!嫉妒得那個死。立馬趕他出朝廷。   賦閑十年後,潘岳終于被重新錄用。先後當了河陽,還令縣太爺。頗有政績。風雅縣令在河陽縣種遍桃樹,時人號爲“一縣花”。此後在政壇屢升屢降,直到元康六年(296)前後,回洛陽任京官。幾曾持才傲物的翩翩少年如今鬢髮花白,飽嘗宦海艱辛,學會了趨炎附勢。   時掌權的是醜八怪皇后賈南風。她外孫賈謐好結交賓客,組織了個文人團'二十四友',爲賈氏外戚集團進行文字煽惑。潘岳是其中最賣力的一位。精彩之筆,當數搞垮太子的陰謀。具體過程如下:潘岳寫了一篇狂草,賈南風派手下的宮人將太子灌醉,哄他抄寫。太子醉眼模糊,根本辨不清紙上啥內容。照著筆亂描了一遍。太子的墨寶別人當然也看不懂,何况當時皇帝還是個白痴。   這難不倒才子潘岳,他模仿筆迹的工夫了得,在太子的紙頭上照原來風格添置筆畫,成爲反迹昭著的逆書。以筆爲刀,殺人不流血!太子死後,趙王司馬倫藉口報仇,兵變入宮除盡賈氏一黨。 潘岳從前就得罪過趙王倫的boyfriend孫秀,這會兒當然死翹翹,還是滿門抄斬。他一生孝順,却連累老母喪命于東市。不亦哀哉!   八王之亂中政治一鍋粥,潘岳偏要凑熱鬧,落了個爲虎作倀的惡名。好歹在文學史上占了一席之地,這輩子過得不算太衰。其文風華美却不失于雕琢;描寫細緻,尚不致于繁蕪。善寫清綺哀艶的悲情文章,很憂鬱的一個美男子。在生活中潘岳絕對是個好男人,十余歲定婚,對髮妻楊氏一往情深。楊氏不幸于元康八年(298)去世(死得是時候,保了個全尸,幸與不幸,很難說),潘岳的悼亡詞寫得纏綿悱惻,情真意切,是中國此類題材中最早的名篇。可惜佳人難求,功名心太重,躁急幹進,不知滿足,終落得身首分離。 當年洛陽城外的那些熱情奔放的姑娘們想必都爲人母了,有爲青葱歲月的熱情流一把泪的嗎? 2. 看殺——衛玠(285~312)   記得三國中殺掉鄧艾父子的衛瓘嗎?衛玠就是他的孫子,表字叔寶。這孩子自幼風神秀异,坐著羊車行在街上,洛陽居民傾城而出,夾道觀看小璧人。八王之亂的前期,衛瓘一家子遭到楚王司馬瑋的屠戮。幸好衛玠跟他的兄弟因病住在醫生家,保了小命。過兩天楚王瑋垮臺,衛家平了反。小小年紀就經歷了骨肉分離,陰陽永別的悲劇,衛玠對世界有了個清醒冷靜的認識。   八王之亂把西晋政權鬧成一鍋糨糊,胡人勢力乘機進入中原。天下大亂,衛玠費盡口舌說動母親南下。他兄弟不肯走,後來死在匈奴人手上。一家子跑到江夏(今武漢),妻樂氏經不住旅途疲憊,死去(熱死了?)。征南將軍山簡趕快來搶這個鑽石王老五,把愛女嫁給他。衛玠帶上新婦又往東行,來到了大將軍王敦鎮守的豫章(今南昌)。   王敦見他一表人才,能說會道,很是器重。衛玠幷不買帳,他感覺此人野心勃勃,久必生亂,不可依附。再次轉移,投奔東晋都城建業(今南京)。建業的官員們久聞艶名,立即答應予以重任。江東人士聽說來了個大明星,人山人海地圍觀,擠得衛玠舉步艱難。這麽一累,居然把美男子給累死了。這個典故就是“看殺衛玠”。所以我們fans追星的時候都該斯文一點,小心把偶像給看死了。   衛玠一生,沒在政治上興風做浪,沒爲中國文藝或科技的發展做貢獻,軍事方面更是碰也沒碰過。這麽個人,居然在《晋書》上有傳記,可見 “美男子”已經成爲當時的一種文化現象。傳記裏反反復複强調了兩點:一是俊美,二是會嚼舌頭。前後一串,倒是好適合作電視臺節目主持人的。   關于衛玠的美,《晋書》裏用詞有“明珠”,“玉潤”等等,他爲人喜怒不表于形。總之是個面無表情的玉人。可這玉人特愛開口。當時風氣,最盛行清談:手裏拿個麈尾模樣悠雅地侃侃而談。剛開始時,“清談”主要談老莊之道,還有點哲學氛圍,後來變成了天南海北亂侃,比如談論人家的長相和行爲(兩晋美男子多出名,也有這方面原因)。政治問題太敏感,最好避開。爹媽怕衛玠磨牙磨得太累影響身體健康,限制他說話。真叫人吃不消。我們有時得對著進不去的BBS唉聲嘆氣。   一千多年前,衛玠也發出過同樣的嘆息。舌頭癢癢,一遇機會,定要冒兩句,聽衆個個驚嘆。清談高手王澄(小名平子)佩服得五體投地。人稱“衛玠談道,平子絕倒。” 衛玠會說,腦瓜也明智。看得准形勢,懂得保身避禍。可惜身子太弱,一切白搭。偶以前認爲是不會有新新人類選衛玠這號做丈夫的,當個初戀情人還差不多。今年在電視裏看了花澤類,同樣的體不勝衣,同樣冷漠而理智。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餘的。 3. 鳳皇止阿房——慕容沖(358~386)   名字咋一看像武林高手,他的武功有多高偶不知道,殺人如麻却是事情。這個小字鳳皇的美少年是前燕開國皇帝慕容隽的幼子。五胡十六國時期傾國傾城第一人。短短二十幾年的人生,如掃帚星行空,轟動之大把北國江南所有美女都比化了。可惜五胡十六國這段歷史不出名,他也跟著被塵封。   偶很長時間都分不清五胡十六國跟五代十國,後來才知道五胡十六國跟東晋處同一時期,一個在北,一個在南。這時候中國就是南北分治了,不明白爲什麽教科書上的南北朝是從東晋滅亡才開始算的。   話歸正題,前燕傳到第二任皇帝手上便不行了,被前秦吞幷。作爲戰利品,十二歲的慕容沖和姐姐清河公主被充入長安的禁宮,一對漂亮寶貝陪秦王苻堅風流快活。誰說男人女相有福的,瞧人家慕容沖多倒楣!後來苻堅因爲影響不好,把慕容沖放了出去,等他稍大,安排做了平陽(今山西臨汾)太守。十幾年後,淝水之戰,苻堅大敗。慕容沖結集鮮卑人,趁亂而起,馬踏關中,揮刀雪耻。幾個兄長相繼死後,他在阿房城繼位,做了燕國皇帝。可巧此處長滿了梧桐,翠竹。傳說中的鳳皇看到梧桐,常落下來休憩,用 竹食填肚子。現如今綠影婆娑的阿房真引來了個火鳳皇。于是歌謠傳曰:“鳳皇鳳皇止阿房”。桐竹紛披,玉面羅刹橫刀躍馬,真是花間喝道的場面!苻堅守不住長安,出逃,死在另一個叛臣羌族人姚萇手裏。强大的前秦毀于一旦。   攻陷長安後慕容沖唆使部下搶遍全城,活脫脫一個强盜頭子。鮮卑人在長安拿够了,撑足了,打著飽嗝,泛起了鄉愁,都嚷著要回家。東北華北的燕國故地,是叔父慕容垂的勢力範圍。慕容沖現在騎虎難下,一旦東歸,皇位必然受到威脅。他跟手下將領産生了意見分歧,被殺。過過皇帝的癮,死了也值。生命如曇花一現,瞬間的絢爛,瞬間的消亡。有道是自古美人如名將,不許人間見白頭。   這句話講多了也俗,常聽人抱怨韓國電視劇,好端端地一定要在結尾害死猪脚,生拼硬凑悲劇美。慕容沖上輩子就沒修好,又不肯老實安分修下輩子,悲劇猪脚當得渾然天成,不會有人駡編劇吧?數載孌童生涯,一朝鐵血皇帝,前無古人後無來者。曲折經歷形成了性格的極端:外表陰柔,內心狂野,堅毅,爲人狡猾且狠毒。   寫到這裏,偶腦海裏晃著林平之的紅影子:含著金勺出生,忽一朝大厦傾,忍辱負重,終一天血腥復仇,自己却在野心中毀滅。搞不清楚在這篇奇遇記中有沒有個岳靈珊,我們只知道一個MM曾給慕容沖生了娃娃,可連姓氏都沒留下來。慕容家族以能征善戰桀驁不馴著稱,還有個特點就是外形好。出現慕容沖這麽個集大成者,幷非偶然。有趣的是燕國皇室選繼承人時,臉蛋漂亮的極占優勢。晋朝“以貌取人”的風雅被慕容鮮卑發揚光大了。二鬼子學鬼子那套往往比鬼子來得更猛!繁殖的結果是代代英俊騎士,個個欣長矯健。可最終燕國就是被一幫綉花枕頭給玩完的。 4. 側帽風流——獨孤信(502~557)   獨孤信,出生在一個小鮮卑部落的酋長之家,原名獨孤如願。說到這個人,偶不得不囉嗦一下北魏末年的六鎮起義。著名的孝文帝進行漢化改革時,將都城從平城(山西大同)南遷到了洛陽。此後北方的六個軍事重鎮變得不重要了。從前鎮守六鎮的全是貴族子弟,現在新添的儘是些流放犯。少爺兵們眼見工資獎金一月比一月少,最後落得跟流放的一個待遇,能不惱火嗎!大呼造反有理,六鎮相繼叛亂。   千萬別小看了這場起義,北齊高氏,北周宇文氏,統一中國的隋朝楊氏,建立大唐盛世的李氏,全是在六鎮烽火中打出頭的。大帥哥獨孤如願也如這般登上了政治舞臺。在起義第一輪,獨孤如願站在朝廷這邊,跟著親政府的賀拔氏父子殺死了起義將領衛可孤,出了點小名氣。起義第二輪中,不知怎麽地進了葛榮領導的反政府武裝。   後來葛榮失敗,獨孤如願跟著大夥一塊兒被權臣爾朱榮收編。別抱怨他老是換主子,打來打去的那些將軍們全不是好東西,小兵用不著講什麽主義,誰給飯吃就跟誰,人人如此。從後來的發展可看出獨孤如願不但無反骨,反而是個很講義氣的人。爾朱榮見小夥子精于騎射,一表人才,立馬提拔爲別將。人長得醒目就是好,同樣從葛榮那裏投奔爾朱榮的高歡,因爲形容憔顇,不起眼,只能充帳下隨卒一名。高歡一世梟雄,當年却吃過以貌取人的虧。   這時候獨孤如願才二十來歲,在軍中人稱“獨孤郎”,講究修飾打扮,又喜歡耍帥,曾在陣前匹馬挑戰,力擒敵將。單挑本來就少,這一回還是帥哥出陣,又有歷史價值又有審美價值。呵呵,可惜沒有錄影。   正當獨孤如願戰場得意,一路升遷之時,政壇風雲變幻,爾朱氏滅門,新一代權臣高歡崛起。北魏皇帝不甘心做傀儡,想跟賀拔氏合夥除掉高歡。眼看箭在弦上,一觸即發。高歡搞了個反間計,挑唆了個笨蛋害死賀拔岳。賀拔氏忙派獨孤如願去接管賀拔岳的軍隊。   獨孤如願走到關中,發現那些兵士們已經給自己找好了個統帥,一看居然是小時候一塊玩的黑獺。老相識,一切都好說,如願便又回洛陽去了。黑獺,大名宇文泰,管了幾個兵,野心倏——一下子沖上天了。得到皇帝的正式承認後便在關中盤踞下來當軍閥,不聽高歡指手畫脚。   北魏皇帝對高歡忍無可忍,西奔投靠宇文泰。獨孤如願一聽到消息,老爹老媽老婆孩子全顧不上了,單騎追隨而去。因爲對老東家賀拔氏遭遇感到不平?還是出于跟黑獺的義氣?真有非走不可的理由嗎?以至于抛家弃子,從此天各一方,生死永別。留?走?一個政治賭局。每個人都要從“高歡”和“宇文泰”之間選一個投注。   當時高歡無論在哪方面都是占優勢的,西遷路上,不少人半道折回。就是賀拔氏的當家賀拔勝也是騎墻態度。用事後諸葛亮的眼睛來看,獨孤如願投得多麽正確!在宇文泰扶持起來的西魏基礎上,發展出北周,隋,跟讓中國人引以爲自豪的唐。隋朝的建立者是獨孤如願的女婿楊堅,唐朝的建立者是獨孤如願的外孫李淵。瞧人家獨孤將軍什麽眼光!   從此獨孤如願爲宇文家出生入死。戰功赫赫。其中也曾因爲打了敗仗跑到江南梁朝休養。三年後,梁武帝准他北上,問他是否會去父母生活的山東(指高歡領導的東魏),獨孤如願答得坦蕩:事君無二。一心一意,繼續給宇文氏賣命。獨孤如願頗有謀略,最冒尖處是在文治方面。到秦州(今天水)任刺史時,人家幾年裹不清楚的案子,他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政通人和,經濟繁榮,遠近跑來歸附的流民有數萬家之多。某日,獨孤如願到郊外打獵,等到晚霞滿天,策馬回城,迎風急馳,帽子無意中偏到一邊。第二天起來一看,kao! 滿城人都側戴帽子,學習這個帥呆了的新造形。   偶還找了個關于他的故事,釀古井貢酒的那口井,之所以好,就是因爲獨孤如願曾經丟了把劍進去。沾上美男子的味道,水質不同凡響。宇文泰見獨孤如願信著遐邇,能服衆心,特特給他賜名爲“信”。任命爲八大柱國之一 (翻譯作政治局常委,行嗎?)。宇文泰死後,八大柱國中的宇文護獨攬朝政。大臣趙貴想與獨孤信合謀,幹掉宇文護, 還權給宇文泰的兒子。獨孤信說要考慮考慮。這一猶豫,宇文護的毒酒就送上門來了。   唐朝人說獨孤信雖禍及自身,却惠及子孫。事實上他是個重事業不重家庭的人。如此人物,如此結局。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幾人能全?獨孤信在歷史上最出名的事當數生出了三國皇后。他西奔後三十出頭,又娶妻納妾,養了六子七女,厲害的是六個兒子全是正妻郭氏所生。看來獨孤郎的心也有所屬處。長女嫁給宇文泰的長子,四女嫁到李家,七女嫁給楊家,後來都是皇后(李淵母親的皇后頭銜是死後被兒子封的),楊廣,李淵,全是他外孫。   值得注意的是獨孤家的孩子個性都很烈,不知是怎麽教出來的:楊廣老媽,隋朝皇后獨孤迦羅是出了名的女權活動家,旗幟鮮明地提倡一夫一妻制,反對男人納妾,把老公楊堅玩過一夜的宮女給活活打死,皇帝楊堅還不敢反抗,離家出走生悶氣;李淵老媽病倒在床,却有力氣發脾氣,嚇得好幾個媳婦都不敢給他端茶送水;那六個兒子也不省油。獨孤信早年給他們生過個哥哥叫獨孤羅,年輕的爹前脚跑掉,倒楣的孩子後脚便被高氏投入監獄,一關二十幾年,終于一天重見天日,因爲西邊的爹已經死了。高氏滅亡後,窮困潦倒的獨孤羅跑來投親,弟弟們哪里容得了平地裏忽然冒出個長子,衆口一辭,說這傢夥丫頭養的,沒繼承權,反正他母親已經沒了,死無對證。還是獨孤迦羅出面打抱不平,認定獨孤羅是嫡長子,可以得到父親的爵位。皇后的話擲地有聲,是真是假誰敢懷疑。獨孤羅的生母究竟是什麽身份,後世是查不出來的,一個命運悲慘的女人,如是而已。 5. 蘭陵王——高長恭(?~573)   全怪一部胡言亂語的電影,把蘭陵王搞成了雲南的野人。真正的蘭陵王名高長恭,又名高孝瓘,是東魏大權臣北齊奠基人白手起家大英雄風流大丞相高歡之孫。高歡長子高澄在父親死後當上東魏第二任權臣。高澄政治上精明强幹,却于29歲死在奴隸手裏,丟下六個嗷嗷待乳的兒子,老四就是成爲千古傳說的蘭陵王。   值得一提的是,正史裏忠實記錄了另外五兄弟的母親出處,就長恭例外:“蘭陵王長恭不得母氏姓”。不知道是書史的遺漏,還是花花公子高澄自有隱情。高澄一死,其弟高洋繼任,乾脆一脚踢走皇帝,自己稱帝,北齊建立。這是個出了名的野獸世家,群交亂性,酗酒暴虐,以殺人爲樂。高長恭生在其中,人算很不錯的,只留下一樁八卦:皇帝賞他20個侍妾,他只收下一個。美男子眼光高,19個都成恐龍,就一個勉强算美眉。   高長恭驍勇善戰,據說因爲面相太柔美,不足威赫敵人,每每打仗都要帶上猙獰的面具。最著名的一次是救援洛陽,他帶領五百騎士,沖過周軍重重包圍,突入洛陽城下,城上齊兵認不出誰來了,懷疑是敵人的計謀。蘭陵王摘下盔胄(注意,這裏是個把臉遮了很大部分的頭盔,而不是面具。有人懷疑,“蘭陵王面具”的典故只是後來的編舞者編出來的),示之以面容,城上軍心大振,掉下弓弩手數百名,前來接應。很快周軍被迫撤走。爲慶祝勝利,武士們編了《蘭陵王入陣曲》,戴著面具邊跳邊歌。史載:“長恭貌柔心壯,音容兼美。爲將躬勤細事,每得甘美,雖一瓜數果,必與將士共之。”木蘭從軍最好是投到蘭陵王帳下。女兒家驚艶,爲面具摘下瞬間的絕世風華,然後跟他一人一半分個紅蘋果。噢,心都醉了!   老天造人,總不願造得太完美,高長恭染了個大毛病:貪財。門口常有行賄的進進出出。搞得老百姓都說三道四。屬下尉相願問他:“王既然俸祿那麽高,何必如此貪?”長恭答不上來。相願說:“您是不是因爲怕功勞高,被主上忌諱,故意給自己抹點污垢?”   嘿嘿,什麽理由?這位老兄說話技巧一流!長恭見有臺階下了,才開口:“是的。”相願說:“朝廷如果猜忌王,這正好給他留了一條辮子抓。想求福反而招禍。”長恭泪下,跪膝,請他給個安身的法子。相願說:“王威名太重,最好在家養病,別干預政事了。” 長恭聽了勸告,便偶而裝裝病。完全隱退,又不甘心。正處盛年的男子,誰願意退休?何况高長恭不是當隱士的個性。   北齊末代皇帝高緯一天聽了《蘭陵王入陣曲》,對高長恭說:“入陣太深,畢竟危險,一但失利,追悔莫及。” 長恭無心快語:“家事親切,不覺遂然。” 高緯一聽“家事”這兩個字,心生警覺。叫人給他送去毒藥一杯。皇帝殺人,連理由都沒扯。高長恭死時的年齡沒有記載,估計才三十出頭。留下個悲痛欲絕的遺孀鄭妃,守著佛門孤燈,度此殘生。四年後,失去了支柱的北齊就爲宇文氏所滅,高氏子孫幾乎全遭屠戮。   偶這鍵盤上死人都死麻了。這是段怎樣的歲月:有廣陵散的高潔,有蘭亭序的瀟灑,有敕勒歌的豪邁,種種浪漫都只是逃避苦難現實的一醉。潑墨漢家子,走馬鮮卑兒,紅塵裏一道道風景綫皆在噩夢中毀滅。神傷,爲焚琴煮鶴般的凄艶。恨不能一把火燃燒掉千年的帷幕,一卷風吹乾淨中原的黃土,去賞那時的桃花,梧桐,碧竹,尋那人的麈尾,冠帽,面具。用恬淡換去他的功利,用善良換去他的毒暴,用自足換去他的貪殘,可否能將結局改善?   不用說了,面對歷史,改了過程,改不了結尾。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