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8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偏好?執著?偏執狂!

在鬼樓的深處… 「喔~啊啊啊~~喔喔~嗯~~啊啊~喔嗯~~~~~~~~~~」 幽幽的聲,該是誘人好聽,卻是發出一陣又一陣不搭嘎的呻吟。 「人形師…給我閉上你的嘴……你知不知道你已經唧唧哼哼半天了!-_-###」 是惱怒、是煩躁,卻又莫可奈何的語氣。 「咈咈咈咈……」又是怪異的笑聲。 停下無謂的呻吟,一張白慘慘的面具襯著身後點點鬼火點綴,踏著進三步倒退七步的三七步,向座上的王著前進…… 「喔…小殤殤(?)……你是在怪我冷落你嗎?咈咈咈咈……」 依舊是不停怪笑。 手上拿著號稱萬年不朽幽靈的藍玫瑰,輕輕拂過額際的些許橘色髮絲。 「…………」 無言。王者看著眼前身著深藍背心外掛點綴著蕾絲滾邊華麗到不像人的怪咖就這樣……漸行漸遠…漸行漸遠…唉~早該知道…這人的神經,並不如一般人來的……正常。瘋瘋癲癲的…很少正常的時候,起碼 ……他沒看過。尤其是當他一提到小陰陽就會馬上抓狂給你看!! 唔…那個小陰陽該不會是他在鬼樓外的女友吧?? 帶著疑問…王者依舊繼續沉思。 「咈咈咈咈…………」 鬼樓中的某一處角落,人形師手拿著自己特製的陰陽人形小娃娃不知道要做什麼。 「親愛的小陰陽…洗香香的時間到囉~~讓你專屬的護花使者人形師替你服務吧!咈咈咈咈……」 語帶興奮的人形師拿起小陰陽娃娃隔著面具放在臉頰旁摩摩蹭蹭~ <陰:(一陣惡寒…)> 接著,剝光自己與娃娃的衣服(///)…… <陰:哈秋~好冷~~> 噗通一聲的跳進蓄滿熱水的澡盆裡。 「喔~我愛洗澡…皮膚好好…喔喔喔喔~啦啦啦啦~~上沖沖…下洗洗…左搓搓…右揉揉…鬼樓的澡盆~好好坐~~~~」 人形師一邊唱著歌,一邊拿起肥皂在陰陽娃娃身上抹來抹去……再搓搓搓搓搓~~~ 「正面、側面、前面、後面、上上、下下、左左、右右……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二二三四五六七八、三二三四五六七八、四二三四五六七八…嘿!再來一次~一二三四…………」 看來洗得很起勁。 「咈咈……小陰陽…想不想跳舞啊?」 親暱的語氣。 說著,用手捏住陰陽娃娃的頭點了點。 「喔!想喔!你想跳舞喔!我有榮幸成為你的舞伴嗎?」 再次用手捏住陰陽娃娃的頭點了點。 「咈咈咈……」 笑。得到小陰陽的首肯(?),人形師拉起陰陽娃娃的小手,開始轉啊轉啊,跳著自己自創的三七舞。 「呵…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Q^ 就這樣…人形師獨自一個人在澡盆裡玩得不亦樂乎。(你果然…還是個小弟弟……) 在春秋兩不沾… 沒有鬼樓的幽暗陰森、詭異恐怖、空氣污染(?)、噪音環繞(?)。 春秋兩不沾是悠閒的、是輕鬆的、是自在的、是沒有變態的(?) 今天卻格外的緊張起來……因為咱們偉大的、迷人的、優雅的、權威的、眼睛小的(陰:嗯~)邪主─陰陽師……中邪了…… 「啊啊啊~~~~」 一聲淒厲的慘叫,頓時驚動了所有人。 「主人!怎麼……了…?…??」 真不愧是盡忠職守的侍者,聽到叫聲就在第一時間以超光速到達命案現場(?)同心協力踹開陰陽師的房門,長驅直入,一氣呵成,(三昧、柳鷦啊…你們是常常這樣做嗎??好熟練啊……)卻看到一幅怪異的 、悚人的、不搭嘎的一幕。 「好…好奇怪……身體…自己動起來啦…救命啊~~」 三昧與柳鷦一踏進房門,就見到陰陽師跳著令人匪夷所思、令人難以置信、令人痛哭流涕、令人心碎的舞步。 扭扭扭扭扭~~~~~ 隨著人形師的節奏,陰陽師也開始左三圈、右三圈、脖子扭扭、屁股扭扭…… 「噢!不…不要……好醜的姿勢…會破壞我的形象……我不要做啦…快停下來~~~」>口< <人:(嘿!試試看這樣、那樣、再那樣……)> 陰陽師扁著嘴,兩腳彎彎張的大開,雙手還不時晃啊晃的,開始學猩猩走路…… 接著是月球漫步…… 一旁的侍者看的目瞪口呆。 「主人…你真厲害ㄝ……」讚嘆啊~~柳鷦說著。 「嗶~~主人加油~安可!安可!」三昧吹起口哨,還不時大喊安可助陣(?)。 完全搞不懂狀況的兩人。 陰「嗚~」(地板動作開始……) 柳「哇~」 三「酷~」 陰陽師有如穿上了紅舞鞋一般除非把腳砍掉才會停下來的持續跳著…跳到海枯石爛…跳到地老天荒…… 連三昧跟柳鷦都已經離開,只剩下陰陽師一個人獨舞。 「嗚呼呼~~~沒有人陪著我跳舞~隨著那凌亂的腳步~今夜就讓我自己盡情釋放孤獨~~~」 陰陽師像是白蛾展翅(陰:你一定要用白蛾來形容我嗎……)一般的輕靈優雅,惦起腳尖,上演一齣驚天動地的天鵝湖。 「鏘噹!!碰!哎呦!!!」 一連串的碰撞聲跟痛呼,房內已是狼籍一片,全被陰陽師撞的東倒西歪。 陰陽師從自己的房間跳到了天蕩月,有如飄飄仙子的凌波微步。 「噁…好想吐……」頭暈目眩。 突然,噗通一聲響! 陰陽師掉進了天蕩月的湖中。 <人:哇~一時手滑,小陰陽掉下去了~~(開始在澡盆裡東撈西撈~~)> 沉寂了一陣子,濕漉漉的陰陽師才緩緩的從湖面爬上來。 「唔…終於…停了……嗎?」 「可惡…累…死…我…了……」 說完。不支倒地。 鬼樓… 「哎呀呀…昏了嗎?小陰陽?小陰陽??」 毫無動靜。 「真的昏了啊?算了,今天就玩到這裡吧!明天再繼續。」 「咈咈……」 (還玩啊…人形桑……|||) 駭人的酷刑,終於告一段落。但是陰陽師的夢靨卻不斷的重複,日復一日,每天都上演相同的戲碼,有時早上、有時中午、有時晚上,只要人形師無聊、只要人形師想到,就連三更半夜也會突然叫你起床尿 尿! 直到鬼樓破,陰陽師更是深刻的明瞭,什麼叫做煩惱、什麼叫做無聊、什麼叫做莫名其妙、什麼叫做神經沒接好、什麼叫做想扁他扁到天涯海角!! 歷史性的一天,就在今日。一艘怪異飛船撞上鬼樓,就在一陣橫衝直撞、萬鬼出籠、爭先恐後、鬼擠鬼擠死鬼的你推我、我推你的推推擠擠中萬腳齊鑽動,人形師被踩在地,一邊護著口袋中露出一顆頭的小 陰陽娃娃,一邊順勢使出了匍伏前進,終於…給他…爬出了鬼樓…… 「咈咈咈咈…………」 「嗯~~啊~~~~」(用力吸~~) 「新鮮的空氣…沒有小殤殤的細菌…咈咈………」<殤:你想被我扁嗎?=_=#> 人形師身上紫一塊、青一塊,披頭散髮、衣服凌亂,一副活像受虐兒童的樣子。 「小陰陽…等我…我很快就去找你…咈咈咈……」 搖搖搖搖搖~~~晃晃晃晃晃~~~ 踩著不穩的步伐,人形師離開了鬼樓,開始他一生中的另一段奇遇。 別懷疑我對你的熱誠,追了你大半地球…難道你還不明白我對你的心意?我要時時刻刻跟蹤你、暮暮朝朝偷窺你、歲歲年年ox你、總有一天吃了你。 因為,你是我的小陰陽。 因為,我是偏執狂。 話說,人形師一出鬼樓便迫不及待的跑去找陰陽師了。 沒多久,彷彿在陰陽師家中裝了針孔攝影機及竊聽器一般,掌握了陰陽師一切的食、衣、住、行。真不愧往生為鬼啊!! 「咈咈……嗨~小陰陽早啊,你今天看起來還是一樣的氣血乾虛啊……」 「哇啊啊啊啊啊~~~」 原本坐在梳妝台前的陰陽師,在看見鏡中自己首先是咧開一抹詭異的笑容,接著又發出怪異的笑聲,頓時嚇的陰陽師魂飛魄散、屁滾尿流,有如受驚的小母雞一般嘰哩呱啦的拼了命叫,原本沒啥血色的臉更 蒼白了。 「鬼入侵~鬼入侵啦~~」 「嘖…你這句話,傷害到我幼小的心靈……」 鏡中的陰陽師的臉開始變形…變得有夠畸形…… 接著變成人形師的臉。 「是你!」 看到是昔日的死對頭,陰陽師才稍稍平復情緒。 鬆開手腳,優雅的從椅子上下來。 「咈咈…是我。如何?見到我,有沒有勾起我們過去的那段甜蜜的回憶。」 說著。人形師開始挑戰不可能的任務,他試著從小小的鏡子裡擠出來。 「我不記得我們有什麼共同的回憶。」 看著人形師肚子上的肥肉卡在鏡子的框框上,陰陽師冷眼旁觀,絲毫沒有要伸出援手的意思。 「喔~真是…無情…啊!」 擠擠擠擠擠~~~擠不出去…可惡!! 「被關在鬼樓,不甘心吧!」 冷冷看著跟鏡子奮鬥的人形師。 「是啊~我每一天都好想你啊~」 還是出不去,哎~算了~~ 任由自己卡在鏡子上。 「為何對我有超乎佔有的偏好?為何對我如此執著?」 困擾已久的疑惑。 「你忘了…你真的忘了……我們的……第一次………///(羞~)」 人形師臉色發白,一邊咬著小指頭,一邊伸出手指顫抖的指著陰陽師,一副活像被虐童養媳的模樣。 想當初… 「我喜歡你~」 「你神經病!」 「我愛你~」 「你白痴啊!」 「I like you~」 「你變態喔!」 「I love you~」 「你…好煩!」 「ㄚ一吸ㄉㄟ魯~」 「你…給我shut up!」 每表白一次,你就回我一次,喔!我知道,其實你只是不好意思!我了解你的思考模式。通常女人(?)嘴巴說不要、不要,其實心裡一直yes、yes。呵…小陰陽真是可愛呀~ 這是我們倆共同的回憶啊~~~ <陰:很~好~~=_=###> 「那就給你機會。」 「真的??」喔!來吧!My Love! 「三天後,以術法決勝負。」 果然,跟神經病溝通,還是需要靠武力。 「呵…我等你…不過…能不能先請你幫我弄回去鏡子裡…我…卡住了……」 人形師充滿了期待,不知道陰陽師會用什麼方法把他弄回去呢?? 「…………」 省視了眼前人一眼,才徐徐開口。 「三昧……替我把這鏡子丟了。」 說完。走人。 俗話說的好,歲月如梭,時間咻的一下就過去啦,三天一下子就到了,今天,在天蕩月將有一場術法的驚世大對決。 只見陰陽師與人形師各佔一方,由立於陰陽師旁的柳鷦發言。 「人形師…這場比賽沒有任何規則,只要贏了就可以,施法的對象不拘。如果沒有疑問,比賽就開始了!」 「喔!ok!ok!你說的很明白,我也聽的很清楚,比賽可以開始了。」 「好!比賽開始!」 首先是人形師。 「咈咈…看我變變變~~」 一陣青煙過後…只見空空如也…啥也沒有。 「不…不見了???ㄚ這個人形師是變到哪裡去啦??」 三昧和柳鷦走向前,欲尋找人形師的影子,忽然聽到有人大叫。 「哇~喂喂喂!!注意一下妳的大腳ㄚ!別去踩到我!!!」人形師叫著。 「⊙⊙……」 聽到聲音,柳鷦立即往下看,看到一隻很blue的毛毛蟲。 <人:嘿…蠕動蠕動~~~> 「哇啊啊啊啊~~~~有蟲蟲~~有蟲蟲啊~~~>"<」 柳鷦嚇的直跳腳,人形師只好辛苦的在柳鷦的腳下東躲西藏,眼看一隻大腳即將踩下,毛毛蟲人形師嚇的連身上的毛都豎起來了,心裡直默念啊彌陀佛,忽覺腳下一空被人拎起,一睜開眼便對上三昧放大後 不懷好意的嘴臉。 「嚇……你…你想幹麻!」 「嘿嘿!」 只見三昧奸笑(?)兩聲隨即興奮的三併兩步抓著毛毛蟲人形師跑到他飼養的雞棚。 「塞呦那啦~~^口^」 正要丟下,毛毛蟲人形師馬上再度變身為大匣蟹人形師! 「哎呦~~!!!」 被大匣蟹人形師夾住的三昧痛的直呼。 一旁觀戰(?)已久的陰陽師這時終於出聲了…… 「哼!低級!」 陰陽師不以為然。 「喔!那你認為如何才是高級?」 夾在三昧手上的大匣蟹人形師開口說話了。 「小綿羊…」 陰陽師幽幽的說著。 「啥?啥小綿羊…??」 我擱勒大野狼咧~~切~~ 正覺疑惑之際,眼前的陰陽師頓時變成了穿著綿羊裝的小綿羊陰陽師。 「咩……」 而且還真的有模有樣的學起了羊叫……||| (這是啥烏龍術法大賽……=_=a) 「人形師…看到沒,這樣高深(?)的術法,豈是你所能比擬的!」 (是說…我覺得你說的話比較高深……=..=) 「呵…是嗎?」 我變。 人形師再度化身為性感可愛美少女! 穿著可愛蕾絲澎澎小短裙,加上吊帶襪,手上還拿著一隻西洋蕾絲小洋傘。 「小陰陽…你看我可不可愛啊…咈咈咈……」 一旁的三昧和柳鷦則是搖搖頭,是變可愛了,可是也別一直咈咈笑,看起來很可怖…… 「哼!我倒覺得這個比較適合你。」 伸手往人形師一指,人形師頓時成了小烏龜一隻。 「喔!小陰陽…如果我是那烏龜,那你肯定是那蝸牛了,我們是地上的一對哪……」 人形師隨即也指了指陰陽師,將陰陽師變成了蝸牛。 「可惡……>"<###」 兩個人就這樣一來一往,指過來又指過去,變這樣再變那樣!三昧跟柳鷦眼神呆滯的看著眼前這一場空前絕後的超級變變變。 此外,除了術法之外,另外還加上了口水戰…… 「你這個笨蛋!看我的……」 氣死我了…你這個死人形師……>"<## 「你才白痴咧!我變……」 啊~小陰陽生氣真可愛~~~^^/// 兩個人就像童心未泯的小孩玩在一起,和睦融融(見鬼……=..=)。 忽然!!! 聽聞兩聲尖叫~~ 「哇啊啊~~」 「我中標了啦~~」 怎麼搞的……原來…我的術法會轉彎喔…………??? 一陣濃霧過後……只見到兩隻黑麻糬企鵝立在眼前…………(好可愛~///) 「呱呱呱~~~」(企鵝是這樣叫的嗎……|||) 「噗哈哈哈~~~QQ笑死我了~~~><」 暴龍人形師毫不客氣地大笑,完全沒注意到怒氣勃發的三個人(是動物吧……)。 <三:真想扁他……-"-> <柳:我也是……=_=> 「夠了…三昧、柳鷦…送客……」 頭痛不已的陰陽師,忍著瀕臨臨界點的怒氣,希望人形師識相點快點離開,可惜,天不從人願,或許說是人形師太過於白目吧!讓陰陽師主僕三人送到天蕩月的門口後又賴著不肯走了。 「不許你過來!!」 女企鵝柳鷦生氣的大叫。 「再過來我就關門放狗!!」 男企鵝三昧也很生氣的嗆聲。 相對於企鵝三昧與企鵝柳鷦的激動,雷龍陰陽師就顯的平靜多了。 「呵呵……小陰陽…我就知道你對我最好,我看我還是留下來陪你吧!!」 聽到人形師的話,陰陽師緩緩啟口… 「再前進一步……身首異處……」 「聽到沒有!我主人叫你滾!!」 女企鵝柳鷦搶先發言,她才不要聽這個變態廢話一推。 「去去去…這裡不歡迎你!不準你跨過這條線!!」 男企鵝三昧拿出掃把,要把人形師趕出天蕩月。 「咈咈……你想怎樣啊~~~我過來了(跳過來)我又回去了(跳回去)你打我啊!!笨蛋!」 不知死活。 聽到這句話!絲毫沒有半點猶豫,主僕三人像是蜜蜂見到了蜂蜜一般一湧而上!圍著人形師就拳打腳踢了起來!! 此後的幾天… 遠遠的…遠遠的…就能見到一幕怪異的景象…… 在天蕩月的入口處……可以見到一隻暴龍人形師被扁掛在地上………… by 2004/03/05 定子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