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8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當這世界…一切都顛倒……

當太陽繞著地球轉… 當變態變的正常… 是不是另一不正常的開始…… 「喔~太驚訝了~真是不可思議啊~~」 熟悉的語氣。 望著鏡中的自己,兩隻手訝異的撫上自己光滑的臉蛋。 十之八九大家都會猜…是人形這變態的聲音吧! 讓我們繼續往下看…… 從來沒有想過…風水會輪流轉吧! 何時,這面具也讓自己戴上了~~ 莫名的,總覺得內心有股熱血在沸騰、在燃燒! 想把這悸動化成一聲聲的呻吟…一聲聲的呼喚…… 是了,就是這樣。 叫吧!叫吧! 「嗯~~喔喔~~啊~~~~」></// 「喔~~~小~小~小形形~~~~~」////// 光是叫,似乎還覺不夠,索性在房內大跳脫衣秀~~~(噴鼻血啦~~~>..<////) 誰會知道,天生紅月的冷漠,底下蘊藏的,竟是無比的風騷(?)~~ 這是什麼時候的事了,什麼時候戴上了這面具?什麼時候變的跟那變態一樣的風騷有勁? 不知道。 只是隨著體內的瘋狂~~跳著鋼管舞~~~= =||| 突然「咿呀~」的一聲,門被打開了。 門口站了兩個幾近石化的三昧與柳鷦~~~ 「主人…你沒事吧……」三昧痴呆的問著。 「嗚哇~~主人又"著猴"啦~~~~><」柳鷦則是大哭了起來。我可憐的主人啊~~~QQ 「一定又是人形師在搞怪!!」 只見兩人異口同聲,氣憤的說著,又紛紛亮出"傢伙",準備去找人形師算帳! 「oh!no mo no!從現在起,你們要叫小形形女主人~~」 伸出食指,在三昧與柳鷦面前晃了晃~~ 「小小小…形形……=口=|||」 「女…主人……=口=|||」 不理會已石化的兩人,陰陽師一邊把鋼管當做人形師跳著黏巴達摩摩蹭蹭~摩摩蹭蹭~~還發出歡愉的呻吟~~ 「oh~yes!oh~yes!come on my 小形形~~~」></// (你真是夠了……= =) 另一方面…… 不同於春秋兩不沾的驚天地(?)、泣鬼神(?)! 同樣一顆驚訝的心情,卻有著一張舉世無雙不輸陰陽師的容貌。 「怎麼可能~~我的面具…不見了嗎??」 我不相信~~ 猛力的撥著、擠壓、撐大~~||| 「嗚呼~~好痛啊~~~QQ」 人形師兩手插著鼻孔說著~~ 真的不見了!! 有些吃驚…卻只是淡淡的帶過,並沒有多大的心情起伏。 (是嗎……= =) 看著久違了的英俊面容,他開始對著鏡子擠眉弄眼~~ 嗯嗯…劍眉、皺眉、漩渦眉~~瞇瞇眼、半瞇眼、瞳鈴眼~~~ (你不要再玩了……="=) 連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要是以往,他肯定會大吼大叫,接著馬上跑到春秋兩不沾去。 可現在,他竟然覺得,沒那種心情。 現在他只想狠狠的照鏡子照個夠!照的鏡子破!! 而且想起陰陽師,連最基本的熱血都不知跑哪去了。 生病了嗎?? 不可能吧!通常自己就算病的要死,也還是會死纏著陰陽師不放,這是他的堅持! 算了,搞不好睡上一覺~醒來這只是一場夢~~ 時間…是助人認清事實的東西。 他不得這麼說。 這真的不是夢啊~~ 身上傳來的重量這麼告訴他。 朦朧之中,似乎有人在對他毛手毛腳猥褻他~~~ 接著他聽到一聲熟悉的笑聲~~像是他以往笑的那樣~~ 「咈咈咈……」 一睜開眼,便看到長伴自己多年的面具! 再仔細的看了看,我的天!! 它是戴在陰陽師的臉上哪~~~ 呦呦~~小人形醒了呀~~ 陰陽現正跨坐在人形的身上~~像是餓狼撲綿羊~~ 原本的色瞇瞇眼(?)變得更色瞇瞇了~~~>< 「咈咈…小人形~~美麗的夜…璀璨的星光…都不及你的一半…今夜就讓我來替你暖床~~~」 (陰陽…你也太猛了吧~人形都還沒上過你的床耶~~) 作…作夢……></// 我一定是在作夢吧!!! 不然我怎麼會看到一絲不掛的陰陽師在脫我衣服~~~ 睡吧!睡著了就沒事~~~ (自我催眠……) 拉過被子,不理會身上那有著詭異笑容的陰陽師, 繼續倒頭大睡~~~ 「喔~害羞啊~~也好,閉著眼,才能更深刻的感受感官的刺激啊~~小形形你真是懂得享受啊~~」 陰陽整個人俯臥在人形身上,一雙手開始在人形身上亂亂摸~~~ (咳…小陰陽…幹的好啊…繼續加油……///) 「啊~不行~~不可以~~~亞昧嗲~~~~><///」 (真是讓人很有感覺的聲音啊……///) 不管人形左一拳、右一巴掌、腿一抬、腳又踢的如何掙扎,依舊被陰陽鎖個死緊。 「哎呦~~小人形~~你乖一點~~不要亂動啊~~~我們一起上天堂吧!」 陰陽一臉的無奈,小人形怎樣都不肯乖乖就範(?)~~他的眼已經被打黑了一邊耶~~痛痛~~~QQ 「上天堂?你去下地獄啦!!憑什麼要我在下面!放開我!不然我要你好看!!!」 小人形開始"盧"起來~~~ 拜託~~誰都嘛認為攻的是我吧~~~ (問題是…正常的人形師跟不正常的陰陽師…當然是你比較受啊~~~) 「別這樣嘛~~當受~也是很快樂的一件事啊~~」 「…………="=……你去死啦~~~」 月夜,深沉。 星兒依舊閃耀,晦暗不明的光芒。 顛陰,倒陽。 在如此的夜,如此的景。 空蕩蕩的床上,凌亂的被褥還遺留著兩人激情的餘溫。 皎潔的月光透過窗上的隙縫灑落一地, 映照在被人形一腳踹下床又不小心叩到頭而呈大字形昏迷中的陰陽師臉上白慘慘的面具上。 by 2004/03/21 定子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