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8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玉指丹心[一]

玉指丹心[一] 一名黑髮的孩童十分吃力的擔著兩桶水,在炙熱的陽光下,兩旁的金色髮絲更加耀眼,而瘦弱的身子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自一早起來還未進食就有一大堆的雜務要做!經天子只覺得昏沉沉的,全身的氣力完全使不上!踏著不甚穩定的步伐,搖搖晃晃的擔著沉甸甸的兩桶水緩緩的走著。想的正出神,就被一陣叫?|聲拉回現實! 「經天子!你是死了是不!叫你也不應聲!聾了還是啞了!拖拖拉拉的做啥!還不快點!」一名婦人兇悍的吼道。 「……」經天子沒有應聲,默默加快腳步。他不想說話,因為他沒有多餘的力氣說話!也不想和她說話!從他懂事以來,說話的機?|屈指可數,大都是聽人訓話較多! 看到經天子不以為然的表情,讓婦人十分的不悅!那是什麼太態度!看我不給你一點顏色瞧瞧! 「啊!」忽聞一聲驚呼!經天子一個重心不穩跌落塵埃,兩桶水也因此而打翻!婦人更是借題發揮! 「畜牲!你竟敢打翻水!看來是越來越大膽了是吧!」婦人一臉氣憤的說完,還不忘給經天子揮上兩鞭! 「啊!不……不要打了!哇嗚∼」突如其來的痛楚,讓經天子痛哭失聲!只見經天子的衣物裂了開來,雪白的背上無端多了兩道血痕,觸目驚心!! 豈知,經天子的哭喊聲使得婦人打的更為起勁!一種無法言語的快感自婦人心中竄出!像是被鬼迷了心竅一般,不停的揮舞著手上長鞭。 「哇∼∼∼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嗚∼∼∼」依舊承受著莫大的痛楚,經天子只能不停的哭喊、求饒……哭喊、求饒…… 「哼!看了就礙眼!快給我滾!」停下鞭打的動作,婦人一臉嫌惡的望向因疼痛而縮成一團的經天子,不由自主又狠狠的踹了經天子一腳。 「嗯哼……」經天子悶哼一聲,扶著牆緩緩站起,慢慢的步出屋外。 拖著沉重的身子遠離那令人恐懼的屋子,漫無目的的走著、走著…… 「唔……痛……」不知走了多久,經天子只覺得一陣陣高熱不停的自血紅的傷口擴散、擴散……彷彿整個人就要被焚燒殆盡。 忽地眼前一黑,經天子昏死了過去,一動也不動的倒在地上。 ******      ******      ******  「咦!」一名全身閃耀著紅色光芒的小男孩愣愣的望著地上的孩童,露出一臉疑惑的表情,明亮的美目靈活的轉了轉,煞是可愛! 來者正是閒著沒事、悶到發慌外加遊手好閒的汗青編御主……的兒子───悅蘭芳!! 偏著頭,小悅蘭芳小小的腦袋開始運轉了起來。 這人好奇怪!怎麼躺在這睡覺,不怕著涼麼? 嗯……爹說要日行一善,以實行汗青編之宗旨, 那……吾叫他起床,也是好事吧!雖說……擾人清夢不是好事…… 但吾也是怕他著涼,一命嗚呼哀哉就不好了。 經過一番思考,悅蘭芳決定好心的叫醒眼前沉睡中的孩童。 「喂!醒醒!你?|著涼的!這裡不是可以讓你睡覺的地方!」 拍拍地上人兒的小臉,試圖想喚醒他!但……好像效果不彰! 「咦!!」又是咦的一聲,只不過比前一次多了些驚訝! 看著自己的小手上沾染的一抹豔紅還殘留著些許的餘溫,是血!!!! 天啊!他、他、他、他受傷了!! 悅蘭芳小小的腦袋又再度運轉…… 原來如此,難怪叫不醒你! 嗯嗯……聽師父說這種因受傷而呈現的睡眠狀態就叫作昏迷! 那他怎麼?|昏倒在這? 「算了!我看,還是先把你帶回去吧!」說完便一把背起昏迷的人兒。 「你……還真是重啊!看起來明明就瘦瘦的,真不知你的重量是哪來的!」 悅蘭芳抱怨的咕噥了幾句,腳步還卻是一刻也沒停過。 他沒有發現,其實自己的嘴角正漾著笑容…… ******      ******      ******  「嗚∼∼」 「哭、哭什麼哭!就只知道哭!老娘都給你哭背了!啪!啪!啪!」 一陣叫?|後,隨之而來的是一頓毒打! 不時聽見自己的哭叫,直至嘶聲力竭! 「喂!妳可別打死他啊,藏經閣的工作可是他負責的,打死了他,這工作可要落在咱們的頭上,別自找麻煩!」 「哼!老娘今天就饒了你,再有下次,就給我當心點!」 ============================== 昏迷的經天子夢魘纏身,夢見自己是那麼的無助、那麼的恐慌…… 好怕、好怕…… 「啊∼∼」經天子一聲驚喊,被夢嚇醒。 是、是夢…… 可是……好真……好真…… 拋開方才的夢,經天子正要起身,小手欲掀開覆蓋在身上的大紅色羽被。 一陣細柔的觸感傳來,昏沈沈的腦袋登時清醒起來。 「這、這是那裡?好漂亮!」 抬頭望著這陌生的環境,不禁讚嘆。 這屋子說大不大、說小不小,以紅為主,金、白為輔的色調搭配,華而不糜。 這裡是天堂嗎? 經天子痴痴的想著。 「你醒了啊?這裡是風簷春秋,我叫悅蘭芳,你叫什麼?你怎麼?|昏倒在路旁呢?是我把你救回來的喔!當時…………(以下無限)」 一條紅色人影不知從哪裡冒出來,像發現新大陸般興奮的霹哩啪啦說個沒完沒了,也不管是否?|嚇到眼前的人兒。 沒辦法,身為汗青編御主繼承人,成天不是讀書寫字就是練功習武,好不容易遇到與自己年紀相仿的人,其高興的心情自是不在話下。 風簷春秋不就是……不就是汗青編的禁地嗎? 他……他是悅蘭芳? 望著這位一身珠光寶氣、活像個紅包袋似的悅蘭芳,讓經天子有種自相形穢的感覺,自己不適合這個地方。 掀開大紅色的羽被起身,正要離開。 「你要做什麼?」悅蘭芳錯愕的問。 「我要回去!」 「啊!」向前走了一步,經天子忽然雙腳一軟,幸而悅蘭芳眼明手快及時扶住, 「你這樣怎麼回去?」悅蘭芳邊說邊不著痕跡的將人壓…啊!不,是扶回床上。 「你別管我!」經天子依舊不肯乖乖躺回床上,死命的掙扎。 「你……」悅蘭芳身為汗青編御主之子,哪裡受得了經天子如此違背他的心意,索性攤開雙臂以自身擋住去路。 「我不準你走!」話雖簡潔,卻不容人有反駁的餘地。 看著悅蘭芳氣的小臉紅通通的,鼓著臉、嘟的嘴的樣子,教經天子笑了出來。 自知失態,悅蘭芳紅著臉也尷尬的笑了開來。 今夜,風簷春秋不時傳出悅蘭芳與經天子的笑聲,不再是悅蘭芳孤寂的嘆息…… ******      ******      ******  「你真要走?」悅蘭芳語氣中透露著不捨,他希望他留下,可是……汗青編是個凡事講究戒律的地方,哪能由自己胡鬧,留他一夜已是極限,要是爹爹知道,可少不了要挨?|。 「嗯……」自己是個下人,這裡……不適合自己。 悅蘭芳笑了笑,轉移話題…… 「你還沒告訴我你的名字!」既然他在汗青編裡,只要知道名字,找人就容易多了。 「經天子!」 「經天子……好名字!」悅蘭芳反覆的唸著。 只見經天子臉色一變,認為悅蘭芳在嘲諷自己, 「是嗎?經天子真是個名字嗎?」 哈!自己根本沒有名字,身為藏經閣的抄經者,鎮日與成千成萬的經書在一起,別人便以”經天子”來稱我,也是嘲諷我! 「你難道不覺”經天子”這名別具威嚴嗎?我才羨慕你有個好名!」 「為什麼?叫悅蘭芳不好嗎?」 「悅蘭芳,顧名思義就是閱蘭之姿、賞蘭之芬芳,悅蘭芳又怎是個名?況且……」 「況且什麼?」 悅蘭芳皺了皺眉,續道「這像女孩的名有啥好?」 經天子一聽,想了想,那倒也是。與其取一個女孩家的名,不如沒有名!雖然……真的很好聽…… 「對了,這東西給你。」悅蘭芳從袖子裡掏出一塊紅玉塞入經天子的手中。 「什麼東西……這……」看著手中圓潤的紅玉似火一般耀眼,像極眼前的人兒,總能那樣輕易奪去人們的目光。 人與玉如此相稱!彷彿這玉是為他而生的, 這玉……該是留在他身上的,自己只怕?|污了這塊美玉! 「我不能收!」經天子說的堅決! 「不收也不行!」悅蘭芳任性的將玉硬是塞入經天子的衣襟內,氣呼呼的漲紅了臉! 又來了!為什麼總要拒絕我?!為什麼?!是因為我是御主之子嗎? 大家都這樣!我不要,我不要你也這樣!我只想要一個朋友啊!!不要拒絕我…… 「可是……」經天子真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怎麼有人如此……如此霸道?唉∼算了,就收下吧! 經過了昨天一夜的相處,要不是知道悅蘭芳比自己年長一歲,他還誤以為自己比較年長呢! 該怎麼說呢?悅蘭芳雖然貴為汗青編御主之子,高高在上,熟讀?|書、能通五經,卻又不失任真可愛,有時成熟、有時又霸道任性,究竟是在怎樣的環境下才能造出這樣的人格? 見經天子收下了紅玉,悅蘭芳欣喜若狂,高興的抱住經天子,宛如珠玉的紅唇就往他頰上印去,隨即又放開經天子,手舞足蹈的離去,留下經天子呆愣在原地…… 「呆子!」 ?|?|有點發燙的臉頰,經天子勾起一抹淺笑離去…… ******      ******      ******  “藏經閣” 回到住處的經天子愣愣的望著大門上高掛的匾額,這個他住了八年的地方。 每次只要受了委屈,他就將自己鎖在裡面一個人傷心,將自己與外界隔絕讓別人傷害不到自己。這是他一個人的世界,只有在這裡他才有安全感。 伸手輕輕的推開緊閉的大門,偌大的空間裡擺滿了書架子,上頭堆滿了許多書卷古冊,還有一張長型木桌,桌上還擺了幾卷書冊,一張大床坐落於中央占去大部分的地方,十分簡單的擺設,顯得冷清寂靜。 放任自己無力的倒臥在空蕩蕩的大床上,緊抱著棉被以填滿心中的空虛感,卻揮之不去那噬人的寂寞。 「悅……蘭……芳……」不知怎麼,竟然想起他來了,拿出他贈送的紅玉“睹物思人”,或許……經天子這名字也不是那麼討厭。 微微的笑了一笑,小心翼翼的將紅玉用布包好收進懷中,深怕一個不小心碰壞了玉。 今夜,藏經閣依舊寂靜如昔,卻多了一絲溫馨的氣息…… by 定子辰 2003.4.10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