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84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封靈島慾望日記

首先,我要澄清一件事,我叫兵燹,不是炎熇,炎熇只是我的佩刀,請不要搞錯!不過這跟我接下來要說的無關。 是的,我就是那個酷到不行的炎熇兵燹,平日最愛殺人放火,但是在封靈島裡哪裡有地方讓我這樣恣意妄為呢?不過,我還是有點用處的…… 記得冀小棠那個番婆嗎?在封靈的那段日子裡,她可是每天晚上都黏我黏的死緊呢!我走到哪,她就跟到哪! 「炎熇……你等我啦!」 「咯咯咯咯……不要叫我炎熇,我叫兵燹!」 「喔!炎熇,你要去哪裡?」 「叫我兵燹,妳不要跟來!」 「不行啊!炎熇,我需要你!」 「…………」 「好啦!我知道了,要叫你兵燹對吧!炎熇!」 這個時候,炎熇…不,是兵燹,終於知道不論自己怎麼澄清,這個番婆是依舊不?|改口的,她已經認定他叫炎熇了…… 算了……「我要去茅廁,妳要跟來?」 聞言,冀小棠伸出手揪住兵燹的衣角,深情款款的看著兵燹,緩緩道出…… 「別離開我好嗎?我不能沒有你,你是我生命中的發光體!」 「我咧…妳發什麼神經!快放手!不要纏著我!」兵燹甩開小棠的手,卻又被另一隻手捉住。 「炎熇不要走,我需要你啊!我怕黑啦!我們五人之中只有你?|放火,我不纏你要纏誰!」 「放手!老子我要尿出來了!!」 「不放!有本事你就尿啊!」 「…………」…這個番婆…… 在經歷了一番折騰之後,炎熇兵燹宣佈棄械投降,無奈的帶著冀小棠一起到茅廁去…… 「咯咯咯咯……不準偷看也不準偷聽!不然炎熇?|讓妳享受眼睛、耳朵離體的快感!」一陣怪笑之後,炎熇兵燹說著恐嚇的話語。 「喔!那我可以跟你說話嗎?」一個人在這裡等,有點怕怕的…… 「隨妳!」炎熇兵燹應了句便進去解手了,在憋下去恐怕他的石門水庫就要提早洩洪了。 就在炎熇兵燹進去沒多久,冀小棠就開始說話了…… 「哇∼好大呦!嘖嘖…真看不出來耶……」 「嗯嗯……顏色也蠻美觀的,不錯嘛!」 在裡頭的炎熇兵燹聽的是面紅耳赤!強忍住想一把抄起炎熇,當場就讓冀小棠身首分離的衝動! 這女人怎麼搞的!不是跟她說過不許看的嗎!! 炎熇兵燹一心只想趕快擺脫這個窘境,急急忙忙解完手後,冷著一張臉步出茅廁。 「冀、小、棠……」近乎是咬牙切齒的叫出聲。 「咦……炎熇,你出來啦!」 「妳偷看我!」 「我沒有!我只是在和你說話!」 「最好沒有……」 「好啦!好啦!別老是站在這,走吧!」冀小棠攬住炎熇兵燹的手說著。 老實說,我一點也不相信那個番婆沒有偷看我,沒想到我的第一次竟被冀小棠的眼睛給污染了…… 就這樣,那段日子每天晚上小棠是和我一起睡的,他說這樣她才有安全感,去她的安全感!她當老子我是蠟燭還是電燈泡啊!一天到晚就追著我叫我放火點燈,而我竟然任她予取予求!唉……說到底,是我 的心腸太軟了…… 在我和她“同居”的日子中,其他人總是用曖昧的眼光看我,他們最常問的是……炎熇…你跟她…有過了沒有…… 有,有你個鳥鳥啦!冀小棠那隻大恐龍,靠得太近是?|被反咬一口的! 皎潔的月光透過石壁上的小洞落在炎熇兵燹和冀小棠的身上,讓原本就出色的人兒亦發清麗脫俗,炎熇兵燹側著身望著身旁依舊緊緊拉著自己衣服呼呼大睡的人。 不可否認,其實小棠長的實在不錯,發?|也很良好,從胸膛傳來的溫軟觸感就可以知道,一手撫上冀小棠的睡容,真不敢相信早上還神氣得像個潑婦的人現下就像隻兔子一樣溫馴,只是她那大喇喇的個性連 我炎熇兵燹都要為她一口嘆氣,唉…… 視線一路往下移,從眼睛、鼻子、嘴巴、頸子……一直到大腿,黃色的裙襬微微撩起,露出一截雪色小腿,蓋著布料的大腿在月光的映照下若隱若現……一切都是那麼樣的賞心悅目,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那 腿…是掛在自己身上的,咯咯咯咯……這個姿勢是多麼曖昧、多麼撩人! 我,炎熇兵燹,第一次對這個恐怖到不行的恐龍妹有了“性”趣,不過,我炎熇兵燹是個正人君子,絕不作趁人之危的事,所以我決定……先壓到她身上再叫醒她……﹝兵燹…你不要命了……﹞ 就在我壓到小棠身上時,瞬間有數十道巴掌以超光速往我俊美無儔的臉上招呼過來!還伴隨著歇斯底里超高分貝的尖叫!震得我差點失聰!!還害得我往後的數十日連睡覺都戴著面具!我生平第一次覺得女 人是這麼的恐怖,不過這只限於冀小棠! 所以,如果想吃了冀恐龍,就要有被反吃的心理準備!! 反正整個封靈島放眼望去,冀恐龍若真要選也一定是選我的,除了我,她還有更好的人選嗎?﹝眾人:你當我們是死人哪!﹞ 就拿箭翊來說吧!你想小棠?|對著石頭自言自語嗎?再來是鬼隱,陰陰沉沉又神出鬼沒的,晚上不被他嚇到就萬幸了!還有橫鞦韆那個冷笑話大王,竟然被自己的冷笑話笑到閃到腰! 唉……其實我還蠻悲哀的,一想到自己曾和這群怪咖並肩作戰,又莫名其妙被連累,在封靈島被封印了五百年,我心情就不爽,我心情不爽就想要殺人放火,我一殺人放火下一個要屠哪個村連我自己也不知 道! 回到正題,我和冀小棠的曖昧關係始終不見明朗,一直到出了封靈島,各人有各人的目標而各分西東,我們的這一段露水姻緣(?)才無疾而終! 我只知道,冀小棠一出封靈島就迫不及待的飛奔回去見他哥了,嗯……?|不?|冀小棠有戀兄情節啊?不然怎麼可能對我這翩翩美少年無動於衷呢? 算了……冀恐龍的事與我無關,不過,在封靈島我失去了太多的第一次了…… 現在…該是我向別人索取第一次了…… 咯咯咯咯…… ================= 怪文一篇…呵呵…… 這是慾望系列的第三篇了… 能夠完成…真是說不出的高興…… 呵呵…… 呼∼累死我了…… 《完》 By 定子辰 92.10.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