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84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學園番外 一半的故事

路上的黃泥變得泥濘不堪,泥巴沾上了濕淋淋的衣服,也佈滿了髒兮兮的小臉,斗大的雨不停落在男孩的肩上、背上、手臂上、腿上...打得男孩又痛又麻。


孤獨的,在這樣一個擺放著大水管的無人空地上獨自發抖。



他沒有聲音,只是抱著身體呆望著
...

有誰會注意他?這樣一個髒兮兮的小鬼?


縮緊身體,靠向身後的大水管,期望可以藉此抵擋一點點寒冷。



男孩沒有親人、沒有朋友,就只是一個人..



當他茫茫走在路上,曾經他嚮往過
...有父母牽著他的手,對他小心呵護。

但是他只能在角落裡用羨慕的眼光望著街上其他孩童的歡樂,努力將自己的身影投射在其上,彷彿自己也很快樂!


曾經嚮往過...有朋友牽著他的手,同他嘻笑歡樂。

但是一旦有人向他問起名字,他卻說不出口,只能望著其他人轉過身子背向他走去。


他是個孤兒,沒有名字的孤兒。



將視線從空空的廣場上收回,專心一意地凝視腳下漸漸匯流聚集的水窪,腦袋裡什麼都不想
...只是這樣看著,心靈彷彿得到一股平靜,既無期望也無失望~


發呆。是他用來逃避的方式、是他保護自己的方式,是他
...最喜歡、最討厭、也最無奈的方式...



閉上眼睛。 



耳邊只聽見「淅哩嘩啦、淅哩嘩啦~~」的聲響。

忽地,他聽見另一個聲音,縱使雨下得再大,他還是聽見了!

一陣由遠而近的腳步聲...


 聽起來輕巧又充滿活力,不急不徐的走到近處就再沒了聲音。



男孩依舊維持雙手抱膝的坐姿,將頭埋進雙腿間,從中間的空隙可以看見前方佇立著一雙穿著布鞋的小腳,那雙腳不移不動,直直的站著,但對方卻不發出任何聲音。


應該要滴在身上的雨消失了,接著身旁有一個物體擠了過來,挨著自己也坐在這片混濁的泥地上。


男孩原本不想搭理他的,只是又忍不住的好奇,是誰會在這樣的天氣裡...跟個全身髒兮兮的人在泥濘的地方並肩而坐?


他想不透...


一眼,只要一眼就好,我想知道...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是誰在陪著我?


忍不住,男孩遲疑地緩緩抬起頭,卻望進一雙澄亮的褐色瞳孔。

那褐眸的主人邊撐著傘邊漾著笑容盯著自己,那模樣好像是在說”嗄~終於忍不住抬頭看我了吧!!”


那笑容
...像是散發著溫度...身體的寒冷依舊,可是心卻漸漸溫暖了起來。



一陣熱襲上眼眶。



男孩再次將頭埋入兩膝之間,四周圍的雨聲仍是「嘩啦、嘩啦~~」大的嚇人,掩蓋了任何聲音,只看到男孩肩膀發出陣陣顫抖,身邊漾著笑的男孩則是無聲的挨著他為他撐著傘直到雨停。




什麼時候開始
...原本在燈下的孤獨人影也有了另一個影子陪伴,在那逐漸拉長的漆黑中成長的是一種叫做”朋友”的情感。




從那個下著雨的日子裡,男孩知道了那帶給他感動的人叫做絳殿。

男孩很高興,因為絳殿不像其他人那樣當自己是個過客...舉無輕重的過客,只一剎那便再無交集。即使自己說不出名字的時候也一樣,絳殿只是搔搔頭咧開嘴笑著說「沒關係~你知道我的名字就夠了!」


男孩覺得他長期壓抑的心像是得到了解放!得到了撫慰!想到這裡,又再次不爭氣地掉下了眼淚,扯著絳殿潔白亮麗的衣服發了狠似的大哭一場。不是他愛哭,而是從來沒有人像這樣願意停下來看他,不!不只看他!還拉著他一起走!男孩也不知道怎麼形容心底的感覺,只能將情感的翻湧全化作淚水、從喉嚨中發出深沉的嗚咽!


幾乎每天絳殿都會帶給自己許多驚喜!帶著自己繞遍這裡的大街小巷,拉著自己進去從沒去過的店裡吃上一碗熱呼呼的湯麵,有時候真是懷疑自己是不是還在作夢?其實自己還處在那個下著雨的空地上,陪伴自己的只有噬人的寂寞及一個美夢?


日子一天天過去,男孩發現,只要跟絳殿在一起,他的心也充滿了活力!第一次會笑竟是為了件蠢事,那時才發現,原來絳殿實在是個傻子!走在路上總愛亂發同情心,隨手就將全數的錢捐給乞丐,其實自己也沒有不贊同,但絳殿不但是傻子,還是個呆子!!捐完錢還拉著自己進店裡頭吃飯去,想也知道沒錢付賬呀~兩個小毛頭只好雙雙留下當免費童工...



...大概是那時候開始,才慢慢希望自己也可以照顧絳殿,再說絳殿愛笑,自己在他身邊就顯得一絲不茍了,倒是挺適合扮黑臉的?他想。


直到有天絳殿帶來一個消息,他問男孩願不願意被他阿姨收養?說這樣就可以一起到學校去唸書了,他也不會無聊~



男孩心裡直發笑~”你當學校是去玩的嗎?你若去上課了,真正無聊的人是我吧!”


男孩仔細想了一會兒,決定要讓他阿姨收養,先聲明,他絕對不是被絳殿精采絕倫的說辭給吸引,而是被他滔滔不絕的嘮叨給唸煩了!





絳殿的阿姨也是好人,待男孩很親切。但絳殿對這位阿姨又愛又怕,因為他這位阿姨喜歡擰他耳朵
......思及此,男孩輕輕的摸摸耳朵想...”看來我是不是也要好好保護我的耳朵了??”


因為認養,男孩必須要有個名字,阿姨笑著對他說:「沒有辦完手續,我也不算是你的母親,要不你自己取一個吧!」

男孩想了想,決定叫做”半”,一面希望自己牢牢記住原本不完整的自己,一面希望另一個一半能從現在開始圓滿!


認養的手續完全不用男孩擔心,那位阿姨該辦的都幫他辦了,連同入學的手續也是!不過男孩和絳殿的基礎實在差太多,阿姨又請來家教幫他惡補,才勉強跟得上進度,從此也養成他閱讀的習慣。

 

剛來到這個家,男孩還有些生疏,對於那位名義上的母親總是阿姨、阿姨的叫!但是看見阿姨為了他的事情勞心勞力,完全當自己真是她親生的一般栽培,心裡頭還是感動不已,漸漸的,母親已不難說出口了!


男孩覺得自己真是幸運,有這樣好的朋友跟這樣棒的母親~雖然母親偶爾也會像擰絳殿那樣擰自己的耳朵
......



隨著一年又一年過去
...男孩也漸漸長成少年,性情越發沉著,其實也不算是沉著,他只是喜歡把話放在心里說罷了~


而他的好朋友絳殿也有不小的成長
...但最讓他訝異的是原來絳殿除了傻子、呆子之外...還能”退化成野猴子”......







「等等、等等
...殺手~為什麼在你心裡我會是隻野猴子???」原本坐在樹枝上傭懶聽著半說故事的絳殿身影一晃,從樹上跳了下來逼近半詢問。


雖然表面上沒有回話,半卻忍不住在心裡回答了這個問題~

”你看看、你看看!能夠在樹上這樣晃來盪去的...能不像野猴子嗎?搞不好連野猴子還要叫你一聲大王!噫~那絳殿不成了孫悟空了?而紅惑便是如來佛祖...不!應該是唐三藏,畢竟孫悟空黏的是唐三藏~”


「呵~」半一時忍俊不住笑了一聲。


絳殿望著半忍著笑意微微扭曲的臉,知道這位”好朋友”習慣性又在心裡損他,倒也不以為意~起碼半看起來挺開心的就是了!絳殿緩緩坐下,大喇喇地枕著半的大腿睡覺。



陽光暖烘烘地照著大地,微風徐徐,枝頭上的鳥兒婉轉的叫著。半看著枕在腿上的絳殿進入了夢鄉,推了推眼鏡,才又拿起書本繼續看著剛剛被絳殿打斷的章節...才看上沒幾頁又放下。 




”真是
...跟絳殿在一起久了,也被傳染了懶惰病......




半背靠著穩厚紮實的樹幹,心裡無可奈何的想著,但嘴角卻微微揚起。也跟著緩緩閉上眼睛,專心享受這一刻的寧靜悠閒。









2008.03.29  by定子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