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178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幻想學園 正文(連載中)

學生們陸陸續續的走進幻想學園的大門,有說有笑地聲音不絕於耳,這其中有的是舊生,有的是今天報到的新生,到處都是熱鬧哄哄充滿了生氣。慢慢地人潮漸漸減少,學校也響起了宏亮的上課鐘… 「噹…噹…噹……」 「等一下~~~!!!」暗紅色的頭髮在陽光底下閃耀,一雙翡翠般碧綠的眼直直盯著遠方的目標,充耳不聞颼颼的風聲在耳邊擦過,滴下的汗水被掃出臉頰,一雙腿死命的奔跑著,一邊扯開嗓子往前方大吼了一聲,希望有人可以聽得見他這位”遲到新生”的心聲…… 本來已經空無一人的街道,這突如其來的叫聲猶如平地響起一聲轟雷!剛按下關門按鈕的警衛差點沒給嚇破了膽!只見遠方緩緩升起一陣煙霧往這個方向直衝而來,什麼也看不清楚,頓時間所有的警衛也叫了起來~ 「快!用力推~快把校門關起來!」對面那陣煙霧看起來不尋常,好像有什麼火力強大的東西要過來啦!一位禿頭的中年大叔慌慌張張地比手畫腳起來,帶領其他的警衛要將校門關閉。 就在即將合上的一瞬間,一道身影衝了進來,等他完全進到門內時,校門也剛剛好「碰!」的一聲合上了。 「呼…呼呼…趕…趕上了…呼呼……」 少年全身脫力背靠著校門喘得上氣不接下氣,撫著依舊劇烈跳動的胸口自顧自的調整呼吸一陣子,無視在場眾位石化的警衛大叔瀟灑地就要離去。 「等.一.下……」 一隻手搭上少年的肩,待少年回過頭就看見一張冒著青筋的禿頭男子嘴角抽搐對他笑著, 「這位同學…你知不知道你剛剛的行為非常危險!!不是很危險!是非常危險呀!!請你跟我去一趟教.官.室!!」這位戴著眼鏡看似斯文的禿頭教官的禿頭正泛著青筋,看起來頗權威的模樣,像是長期在校門口站崗的元老級人物。 「嗄?你在說啥?本爺好不容易進了門正忙著要去新生報到…誰有空跟你去…喂~~~~」 少年話還沒來得及說完就被兩個大漢架著手臂往教官室的方向拖行而去…… 「快放開本爺!混蛋、混蛋!!」少年一路掙扎吵鬧,打死不願意去那什麼莫名其妙的教官室。就在他爭吵不休的時候,一道溫和的聲音傳來:「請問教官…可以放開那個人嗎?」 哼!討厭~是誰這麼雞婆…本爺的事才不用別人插手!! 少年停止掙扎,皺了皺眉頭往前看去…一張帶著笑容好看到了極點的臉出現在眼前,那人有著銀色的長髮,豔紅的雙眼正盯著自己看~一邊對著那所謂的”叫官”商量~看起來那個”叫官”還滿買他的帳的…馬上變了副嘴臉對自己客客氣氣鞠躬彎腰,剛剛那個機車老頭跑哪去了? 痛死了……。 少年低著頭揉按剛才被粗魯對待的肩膀想。再次抬頭一看,只剩下自己跟那個人了,沒想到那個人竟然只跟自己對看一眼之後便扭頭就走……是怎樣?哪有救了人之後不聞不問把人丟著就走的道理呀!! 「喂!」沒好氣的叫住眼前轉身就要離開的人。 「恩?沒事吧?」回頭,微微瞇著眼,紅眸打量著眼前這陌生的面孔……沒在校園中見過…看來是新生吧! 「那個……請問報到的地方…在哪裡?」見對方停下來等自己,少年走向前去遲疑的發問。 紅惑將頰邊被吹亂了的銀色長髮塞向耳後,「你是新生吧!剛好我也算順路,跟我來吧~」 ……。 暗自做了個深呼吸,少年望著眼前停下來的人…簡直好看得過分……不等自己反應過來…對方卻又轉身就走,搞得少年又是氣急敗壞! 「等…等等我~~!」少年邁開腳步朝著那背影跑過去…… 真是的,這人怎麼連要走也不說一聲呀… ## ## ## 「……這樣真的好嗎?今天是開學第一天耶……」,抬頭望著躺在樹上雙手枕在頭下、翹著二郎腿一副怡然自得的好友,處在下頭的人有點無力感…為什麼我也要陪他出來閒晃…… 「嘻……就是因為是開學頭一天才有時間悠閒呀~~對吧!殺手?再說有你這位殺手在…應該沒有人會跑去打小報告~~安心啦~~~」,樹上的人嘴裡叼著草,一邊口齒不清地對著被他拖出來的好友胡言亂語一通,一邊望著藍藍的天空……啊~多麼美好的天氣! 「……不是殺手…是半……」真是…什麼殺手?不要隨便幫我取綽號好不好?!從以前就”保鑣、保鑣”的叫我,後來更不得了!我的綽號還進化成了”殺手”了!!是怎樣……還有升級模式喔?! 「哈……你不喜歡呀~殺手?」樹上的人笑了,震動了支撐的樹枝,飄下幾片仍是綠意綻放的樹葉。 「……我說了…是半…」,搞什麼飛機呀…這傢伙真是夠欠揍的了… 突然笑聲不見,難得的,上面傳來一本正經的聲音……「嗯嗯…我知道了~你叫做半,對吧?殺手。」 「……………」算了…不要跟一隻猴子生氣…,接著默默地推了推下滑的眼鏡,伸出修長的腳一個回踢!! 「碰!!」好大一聲!一道人影從樹上跌下來… 「哇呀~~~我說殺手…你真是越來越利害了~時機位置算得真準!不過這樹是學校的,要是把它踢壞了怎辦呀?」那個野猴子…不!是那個從樹上掉下來的人一副沒事人的模樣安安穩穩的被抱住。 「我說……絳殿,你很重。」半突然覺得剛才應該讓他摔死,野猴子要掛在他手上多久呀? 「哈哈……那我下來就是了~看你一副臉色鐵青的樣子…肯定早餐還沒吃!我也實在很害怕你會把我摔到地上去~~哈!」才剛剛站穩而已,絳殿又對眼前的好友調侃一番。 「唉~」 這傢伙……講話真是完全不會看人臉色,半突然感嘆自己這麼多年來到底是怎麼忍受他白目的荼毒的。依他的個性,不招惹敵人就萬幸了~真搞不懂這傢伙到底是去哪裡結交了一大堆朋友的?難不成真跟”吹笛人”一樣…只要在前面吹吹笛子,後面自然就有一大群耗子跟著??等等…這麼說…不就連我也是耗子了?而且還是他的頭號耗子??一想到有這種可能還真是不舒服! 半甩了甩頭,把那噁心的想法甩出腦中。突然又想起一件事… 「絳殿…你不是說今天你那個同父異母的弟弟新生報到,他人呢?」 記得前陣子絳殿自從有了弟弟以後,幾乎每天開口閉口都是那個叫做”霍”的,簡直像是睡夢中擾人清眠的蚊子,令人巴不得有一把電蚊拍一拍拍死他!! 「恩…我想他現在也應該到學校了吧!到新生大樓去找找看吧!」絳殿搔搔頭,難得露出一副靦腆的模樣,看起來還真是有幾分傻裡傻氣好哥哥的樣子! 不過看在半的眼裡,只是滿頭黑線的覺得”……你露出一副害羞的樣子要給誰看呀……” ## ## ## 長長的迴廊。 少年的眼睛直直盯著眼前人的背影亦步亦趨跟著,只是…少年覺得全身不自在!每走一步就滾下一滴冷汗,全身都覺得硬梆梆地難以自由活動。反觀前面的人,依舊一副輕鬆自在,自顧自的對每個經過的人打招呼。不是他太敏感,而是前面的人太遲鈍吧?難道他不覺得四周的人都虎視眈眈地看著我們嗎??打從走進這裡開始,每個路人的目光真是…一個比一個熾熱…這其中大部分都是衝著前面那個人來的,其餘少數的才落在自己身上,不過,大多數是屬於嫉妒的眼光吧! 不知道這走廊還有多長?本爺都快被那些傢伙的目光殺死了… 走著走著,少年發現眼前的人雖然總是掛著笑臉,但認真說來應該是嘲弄意味比較大,說起話來真是刺到叫人吐血!少年看著他腦中就出現”惡魔”這個形容詞,可怕的是…一路上總有人冒著失血過多的危險前撲後繼地上前來打招呼。回首走過的地方全是一副哀鴻遍野的景象,慘不忍睹呀! 「到了。」轉過身,銀色長髮微微的在身後晃動,揚著嘴角對少年繼續說… 「你自己進去吧!我想你應該可以應付~」那對艷然的紅色眸子若有所思地看著少年。 「嗄?恩恩…謝了,本爺名子叫做霍,請問…」雖然不懂眼前的人為何感覺起來一副很高興的樣子,不過還是問問他叫什麼吧!好歹也是幫我的人。 「紅、惑。」輕輕吐出的字句彷若擁有魔力一般,似笑非笑的神情流露出一股傲氣,令人目眩神迷! ………… 「真是的…這學校真是什麼人都有。」眼看遠方的身影已經消失,霍喃喃自語的同時伸手推開了新生到處的大門。 喀~~喀喀~~~~ 「………」 霍一臉不可置信地揉揉自己的雙眼,天呀~~~這是什麼情況?! 剛推開門,霍後悔地想把雙手剁掉! 心中有著無比大的聲音說著…這裡真的是學校嗎?我是不是走錯了??還是說我現在應該還躺在家裡睡覺作著明天新生報到的夢??? 怎麼這個新生報到處放眼望去,裡面沒有一個像是學生!反到都是凶神惡煞!! 悄悄往後踏了一步,卻被不知哪來的大手用力一推將他推進了新生報到處裡頭,頓時間所有的人都撲了上來! 「小子!你跟紅惑是什麼關係~~~!」一個看起來像是吸毒販的人勒著霍的脖子咧著聲問。沒想到他看起來瘦小倒是挺瘦小的,發出的聲音卻大如洪鐘,震得霍感覺耳膜快破了! 另一個人也不遑多讓地坐在他背上扳著他的腳…陰惻惻地說「聽說你叫做霍呀~一個新生竟敢這樣對著紅惑卿卿我我!你是何居心?嗄??」 其他人宛如疊羅漢般一個一個飛撲到霍的身上,將他死死壓在最底下。 ……可惡…那個紅惑剛剛在笑的難道就是這種情況嗎?!魔鬼!惡魔!! 突然,「唰~~~~!」的一聲。 那可惡的罪魁禍首就直挺挺的站在門口!接著原本壓制自己的力量一瞬間全數消去… 霍真是滿頭黑線,剛剛那些凶神惡煞一個個就像脫胎換骨似的一般,充滿著文雅氣息~剛剛還勒著自己脖子的那人,戴著一副眼鏡,對著紅惑咧開嘴燦笑,那笑容真是陽光極了!還有那個坐在自己身上扳腳的人竟然是個女孩子!!有沒有搞錯呀~女孩子耶!怎麼可以作出那樣的事!那一群壓在自己身上的人,現下全都安安份份地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做自己的事。 有沒有差這麼多呀…. 紅惑慢慢走近將趴在地上的霍拉起身來,輕輕替他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塵,只這一個動作,霍發現他背後的殺氣漸起… 「呃…本爺的衣服自己整理就行了~不用你…」話還沒說完,霍一頭霧水地發現…原本騷動的殺氣突然一下子爆增!耳邊隱約聽見有人在竊竊私語:「竟然敢拒絕紅惑好意?」、「實在太不知好歹了!」、「這新生有夠囂張的~」…之類的話。 ……是怎樣……? 霍覺得無名火漸起~今天從踏進校門後就一整個不順利。 紅惑忽然湊前一步,不屑般的讓臉以四十五度的角度,環視在場眾人,再淡淡勾起笑容,真的沒有賣弄風情,卻偏偏韻味十足。一時間,不管是教室內,或者是還在教室門口附近的同學,全紅著臉呆呆看傻了。 「我有”東西”寄放在這裡了…希望等一下有人可以把”他”送回教室去~」意有所指的,紅惑淡淡掃過眼前的盯著他看的霍,一副頗具饒意的模樣讓霍頓時清醒過來。 紅惑,你真是個妖孽。 除了惡魔,霍忍不住在心裡發表他第二個感言。 「交給你們了~」,轉身走出教室門口,揮揮手。又是「唰~~~!」的一聲關上門。 唉~ 嘆口氣轉身一看,一大群凶神惡煞立馬對他必恭必敬…根本就是披著羊皮的狼嘛…… 也幸好紅惑及時出現替他解圍,不然還不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待遇等著伺候。 霍很快就辦好了新生註冊的所有事項,因為這裡的人對他真是異常熱情,正錯愕於他們的態度時,一份辦理好的文件已恭恭敬敬地遞到霍的面前。 「同學~你的註冊手續已完全辦好了,有空的話,記得過來看.看.我.們.唷!」那個一開始勒著霍的脖子的人,一手拿著文件一手推了推眼鏡,滿臉笑容的說。 陽光落在那張笑臉上,眼鏡反射著光線,看不見對方的眼睛,望著,只見他的嘴巴笑得弔詭,霍覺得一股冷意從腳底涼到頭頂,不會吧!紅惑前腳剛走,這眼鏡仔就開始威脅我?哼!反正我才不會再來,你這個四眼田雞! 「謝啦!本爺會來看看你們的,有空的話!」笑著伸手接過文件,霍心情大好!終於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啦!果然見鬼就要說鬼話,你們就眼巴巴的等本爺來拜訪的那一天吧!如果有那天的話。 走出新生報到處的門口,好啦!現在沒有那個有理說不清的禿頭大叔,也沒有會害自己成為全校公敵的紅惑在,他的災難已經過去了!霍有一種浴火重生的感覺。 恩,現在就先到教室去看看吧! ## ## ## 「我不是說你不用跟我來學校嗎?」 「我的責任是保護你。」 「我知道。但是這裡是學校呀!」  「我是你的”貼身”保鑣。」 屋頂上佇立了兩條人影正進行著對話,同樣的髮色分別閃耀著銀芒,不同的是眸色一者為黑、一者為紅。 紅惑扯著來人的衣袖,輕輕啟口…… 「蒔~」,軟軟的聲調,這是紅惑對這位保鑣”有所求”的時候才會用的語調,要是其他人見著,恐怕也只會呆呆的點頭如搗蒜連忙答應!只是這根本不可能,因為紅惑只有面對他這位固執保鑣才會顯露他的另一面,這招幾乎百試百靈,但這次紅惑卻踢到鐵板。 「我不會離開的。」,直視著紅惑,銀蒔不為所動的駁回。視線瞄過紅惑頸子上的刺青,哪怕是只有十萬分之一的機會,他也不能再有一次疏忽! 「哼!你真討厭!」,紅惑嘟著嘴嚷嚷,神情像極了小孩子一般! 聽見紅惑說討厭,銀蒔倒是笑了,伸手拂向紅惑銀色長髮整理了起來。 「討厭鬼,你笑什麼?」,不躲不閃,任由銀蒔輕攏著自己的長髮,紅惑氣嘟嘟的瞪著他。 「因為你不會討厭我,不是嗎?」,要是真討厭了,早在摸上你頭髮的同時就打掉自己的手了,一直以來你所相信並依靠的人,只有我呀!所以…才更加不能丟下你一個人。 「誰說的?我最討厭你啦!固執死了!!」,撇過頭,陽光下風吹亂了的耀眼銀髮掩去紅惑嘴邊的一抹笑。 緩緩摩娑著髮絲,感受著指間傳來的觸感及溫度,銀蒔在心中嘆了口氣。 「惑…你真是越長越美了~」不知怎地,他竟然有一種吾家有女初長成的感覺,小時候的紅惑本就已經十分漂亮,如今…稚氣已去,長的一臉清麗美艷,他怎麼能夠放心呢!光應付外面試圖對他不軌的蒼蠅已經夠多了,更何況還有在學校裡的?而紅惑這小呆瓜竟然還敢要求他不要來學校?腦子壞掉了! 「你說誰長的美呀?我說我這叫做"俊俏"才對!」聽見銀蒔的話,紅惑頓時有了反應,連忙不滿的抗議! 沒有再答話,只是輕輕地拈著一撮柔軟銀絲,黑眸靜靜的看著眼前的人,心思不知已轉了幾圈。 他一直都在紅惑身邊,對他而言,紅惑不只是雇主、是他要保護的人,也是他重要的人。雖然表面上待人接物稍嫌冷淡,其實心腸是比任何人更柔軟。是自己的大意才讓紅惑變成這樣的,總是在外人面前築起一道牆,而自己能做的只有陪著他,作為讓紅惑暫時休息的依靠,等到他願意走出來的那天吧? 銀蒔抬頭望著藍色的天空,微微瞇起黑色眸子,在心底留下一個問號。 ## ## ## 「喂……你是不是繞錯路啦?」半推推眼鏡有點好笑又無奈的發問,半個小時前,原本要到新生大樓的途中,絳殿突然神神秘秘說要走什麼捷徑,現在好了?捷徑都不捷徑了! 「嗄?恩!半,快使用你殺手的直覺,殺出一條路來!」絳殿陰著一張臉轉過頭,手裡還抓著快被他揉爛的地圖,沒頭沒腦的蹦出這句話。下一秒就見到有一隻手往他頭上敲下來! 「哇呀!!你幹麻突然打我?!」絳殿捂著頭跳開兇手的攻擊範圍,一邊大叫。 「沒~你剛剛陰著臉,我以為你被鬼附身了。」望向別處,半不痛不癢的說著。心裡卻還想著剛剛絳殿的表情,雖然早知道這傢伙有這麼一面,但不管看幾次還是不習慣呀…… 絳殿摸摸鼻子,苦笑。他知道半一直不習慣那樣的自己,偏偏那個壞習慣實在改不過來,他忍不住嘛!再說,愛一個人不是要連他的缺點也一起愛的嗎?既然是好朋友理所當然也要接受呀! 摸著隱隱發疼的頭頂……嗯!他決定要讓半接受這個事實,不然他有幾個腦袋也不夠半來敲! 半拿起被絳殿丟在地下的地圖研究起來,越看越覺得眼熟,越看越覺得頭上好像掛上三條黑線……因為走了老半天,絳殿這傢伙一直領著自己在新生大樓外兜圈子! 「不用再走了。」半冷冷的開口。還在狀況外的絳殿二丈金剛摸不著頭緒,他只一直在想著要"怎樣"讓半接受他的腹黑面,突然間聽見半叫他說不用走了,只是傻傻的發出一聲「嗄?」 真是的,還在發傻呀!半無奈的瞪了絳殿一眼。舉起手指著右手邊的小花圃,沒好氣的說:「穿過那裡就是新生大樓了。」 順著半的手指望去,前方不遠處有一小小花圃,中間有一小條路徑將其劃分為二,那裡開滿紅的、紫的隨風微動的花朵,些許色彩斑斕的蝴蝶各自飛舞,宛如一幅動態的圖,流盪著幽幽靜謐的氣息。 「恩~這麼近?哈哈!害我以為是地圖錯了呢!原來並不是……」蹦近半的身邊一把抓過地圖塞進衣服裡,滿是笑容,只不過走錯路嘛~沒啥大不了的! 原本拿著地圖的手還停在空中,見到絳殿此時此刻竟然還笑的出來,半忍不住開口:「絳殿…你可以讓我打一拳嗎?不會……」說話的同時,身體已做出反應! 「痛的。」 「啪!」 面無表情,半酷酷的看著絳殿擋住自己的手,一點也不訝異,絳殿的運動神經可是一等一的好,要是接不住他才會吃驚!正這麼想,誰知下一秒絳殿竟然在他面前捧著手呼天搶地的喊痛,口口聲聲的抱怨自己太大力了…… 唉~算了!跟他計較實在是沒啥意思,絳殿笨蛋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也早就該習慣了。 不理會還在身後捧著手蹦蹦跳跳的絳殿,半朝著新生大樓走去,反正他知道那傢伙一定會跟上來的。 ## ## ## 「…………」 霍靜靜坐在教室裡頭,他的位置在中間靠著窗戶的地方,視野不錯。上課時要是發呆,往窗戶望去,可以看見各樓長長的迴廊,以及每間教室裡的情況,使他不致於無聊,可現在他卻很後悔!後悔為什麼他挑了這樣靠窗、靠走道的位置! 「你要這樣看我多久呀!」轉頭,一張笑嘻嘻到讓人想打的臉出現,只距離自己不到15公分。 絳殿靠在窗邊,單手支顎的望著他的弟弟-霍。半則面無表情的推了推眼鏡,不知道從哪拿出一本小冊子靠在一旁的牆上讀起來,擺明了沒他的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